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房产 > 动态 >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

时间:2019-01-08  来源:创事记" />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许伊雯

来源:锌财经(ID:xincaijing)

有关苹果股价下跌,已不是新闻。上周四,苹果股价惨跌10%创下历史;再往前,其跌跌不休的趋势已持续了一个季度。

分析苹果股价暴跌原因,有人说是苹果定价太高,导致中国iPhone销量疲软;有人归因全球经济下滑的大趋势;有人归咎于中美贸易战。

没有人注意到一点:在苹果固步自封且傲慢的生态圈里面,App创业变得越来越难。苹果动不动就抽成30%,又动不动一刀切下架无数应用。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从前被苹果扶持的创业者们,正在被苹果抛弃。

但在彼此依存的互联网生态,没有谁可以绝对号令天下。谁都可以离开谁,谁也离不开谁。

巨头们就不会买苹果的账:瑞典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美国的视频巨头Netflix宣布永久放弃使用苹果支付。在中国,社交巨头微信曾因支付问题和苹果对杠。

无论是被巨头抛弃,还是开撕对杠,苹果都在越陷越深。事情发展到今日,投资者们已经看到这种危机,苹果股价大跌是其印证。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苹果开发者网站

面对苹果,巨头可以坚持,也可以妥协,但广大的中小创业者们呢?锌财经找到多位正在苹果生态圈做App创业的年轻人,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诸多无奈,甚至绝望。

进入2019年,尽管非议不断,在创业者面前,苹果的霸道有增无减,使无数年轻创业者们成为了炮灰。

1

中年少女,突然崩溃

李莎今年32岁,任职杭州一家金融公司产品部App渠道推广经理。他们公司研发的产品“股掌柜”App去年3月上线。2018年9月遭遇了第一波冲击。

产品每两个星期就要更新迭代一次。

在技术部门完成代码更新后,李莎在苹果开发者后台提交审核,想象着同往常一样,轻松收到审核通过的消息后,再退出页面,开始新一轮的工作。

但她却收到了一个“审核被拒”的页面,她完全懵了。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李莎负责推广的软件

这个湖南姑娘是App界的“老司机”。自2011年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App渠道推广至今,却是第一次遇到“审核被拒”的情况。

李莎仔仔细细看完被拒理由:由于公司名字发生变更,无法短时间内拿到所有资质证明,后台无法更新,被苹果认为不合规。她根据要求重新修改、再提交,却没什么用。

公司坐落在杭州滨江区亚科中心24层,已成立12年,有员工上千人。如果这次产品上线不了,员工随时可能解散。那是一张张吃饭的口。

即便是受到了冲击,技术人员也没有停止更新代码。“我们开发还是继续更新迭代,只是运营那边比较着急。”公司研发部技术总监陈宏亮告诉锌财经。

眼看页面处于“在审核中”的状态,整整一个月没有动弹,李莎的心情是崩溃的,“我们有很多付费产品,如果没有及时更新上去,用户是无法体验到最新产品的。中间停滞时间越长,用户对产品的信任度就越低。”

这款产品的注册者,50%以上是苹果手机用户,80%以上为中年男性,坐标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

理财类产品可替代性强,所以时间对李莎们来说很宝贵,尤其是初期跟用户磨合的时间,他们根本等不起。

苹果没有负责审核的商务对接人,李莎只好抓起电话打给官方客服热线。客服语音、转接、占线、等候,一通电话下来,至少需要一个小时,最终还是无效沟通。

对此,锌财经体验了一把跟苹果的沟通:拨通了苹果中国热线电话。苹果没有审核App产品的专门通道,锌财经接入“技术支持”这项内容,从客服语音转接到人工服务,花了不少时间。

锌财经跟苹果客服问及李莎公司的资质问题,客服表示问题不在自己的技术范围内。如果要采访,则需发邮件。

锌财经上月中旬发送邮件给苹果,提了6个问题,大半个月下来,未收到回复……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苹果的审核时长有增无减

“苹果不认可公司的中文名字,只认英文名称。”李莎很无奈,因为公司不涉及对外贸易业务,没有英文名称。即便提供了工商局的盖章证明文件,苹果也不认可。

后来,李莎想了办法,用了名字的谐音。不过苹果认为,这是另外一家公司的名称,不予认可,除非出具英文版的营业执照。双方一直就这个问题,又盘旋了一月之久。

李莎平日被同事当作温柔少女一般,人称“中年少女”。可这时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了,她沿袭了湘妹子那股儿泼辣劲,在电话这头拍桌子、破口大骂。

“气得不行!”她认为苹果是在欺负人,“一般审核只需要3天,等到一个月了才给我们审核,结果告诉我们,还是被拒绝!”

别无他法。

李莎开始每天重复着同一件事,打电话给客服、发邮件,伴随着焦虑和愤怒,根据苹果要求开证明、提交审核、申请上架更新版的APP……

三个月过去了,没有结果。

2

创业本就难,还被插上刺

只有局内人知道,做App创业有多艰难。

2013年,32岁的工科男张立宸,组了一支App研发团队,给客户开发各种App。那时候,移动应用市场刚开始,相对来说比较好推广。

张立宸告诉锌财经,他刚成立公司一年多的时间,给客户做的产品,最便宜只要十万、八万元,但是产品做出来一般不赚钱。因为产品的后期运营,费用和要求都比较高。

“像我们给那么多企业开发那么多APP,现在活着的没几个了,很多都死掉了。” 张立宸说。

尤其到后来,这个市场已经不再需要他这样的外包公司,且竞争激烈,他就此解散了团队。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

李莎也感觉越来越难了。在“股掌柜”App之前,李莎曾参与推广一款母婴类App“牛贝贝”,后来停止了运营。“现在阶层已经很明显。”

作为中小型初创型企业,想要把用户切换到自己的环境当中,可能需要耗费十倍百倍的力气,“还不一定能捞得回来。”李莎说。

创业已经很难,苹果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往创业者插上隐形的刺。

张立宸最直观的感受是,苹果的审核要求越来越严格,广告、app内部的内容、类别等,都要逐一审核。“苹果比安卓的要严格很多,安卓基本没有审核,第二天就可以上架,苹果最快也要一个星期。”

审核要花几天几月不等的时间,App开发者们等不起。

产品的运营成本也越来越贵,“都是靠钱砸出来的。”李莎说,推出一款全新的产品,首先得增加它的曝光率。产品在应用商城中的排名越靠前,越容易被用户看到,从而获得更多的曝光和下载量。

像“王者荣耀”这样一骑绝尘,霸榜畅销榜149天的应用,少之又少。国内市场的应用们要想往上冲,有些开发者选择通过第三方手段操作,比如买一天榜单,就需要十几万元,便宜的也要几万。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王者荣耀长期霸占App下载量榜首

开发者们心存侥幸,认为这类动作只要在可控范围内,都不算违规操作;如果操作太明显,一旦被苹果发现,就会面临清榜、下架。

李莎叹了口气,“难就难在,即便你花了很多钱,也不一定做得很好,还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张立宸说,大多数开发者对苹果又爱又恨,一方面苹果手握大部分产品50%以上的用户流量,它可以将各开发者的App卖向全球155个国家或地区;另一方面,除了严格的审核制度,作为中间商,苹果要赚取30%的不菲差价。

苹果有一套专门用于在App内购买虚拟商品或服务的交易系统——IAP(In-App Purchase),即苹果App Store的应用内购买。

只要是在iOS系统上进行的虚拟商品交易,如点卡、直播软件道具、游戏币、各种会员充值等,都要通过IAP系统。

通过IAP的交易,苹果会对App开发者收取一定比例的分成。比如用户在iOS版的某应用购买一篇100元的文章,那么苹果要抽成30%,最后到开发者手里的收入只剩下70元。

使用安卓手机的用户,可以选择支付宝、微信支付,手续费只有千分之六。2003年之前,支付宝还未出世,用户通过银行卡支付,手续费是千分之三到千分之六之间,交易额越高,手续费越少。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李莎咬牙切齿,认为苹果就是“有证的土匪”,“苹果要垄断这个,如果开发者接入其他支付方式,App就会被切断或下架。”

3

App下架,排山倒海

苹果最近一次的动作,还就是下架。

一个多月前,苹果下架了包括拼多多、搜狗、科大讯飞和悦跑圈等一批国内知名应用。因为知名App卷入,此次下架风波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其中,“拼多多App下架”话题当天迅速冲上微博、百度热搜榜榜首位置,多种声音不间断狂欢至深夜,稳居舆论“C位”。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拼多多不“孤单”。图片来自网络

有业内人士指出,包括拼多多在内的此次大规模下架事件,与“热更新”有关。

由于苹果审核严苛且周期长,很多公司使用了一种方法修复bug及快速迭代,指服务器在不关闭的情况下,可以无需更新,就能修改代码或新增功能,也有公司通过这种方式上架合规App后做变体。

热更新不需要通过苹果App Store软件版本更新审核,苹果应用商店的盈利主要来自应用内付费分成,但利用“热更新”,开发者有可能绕过苹果支付体系。苹果自然不愿意。

拼多多工作人员事后告诉锌财经,那段时间的拼多多,技术、运营、公关各个部门疲于应对。根据苹果提的修改要求,技术人员在紧急修复BUG后,15个小时后迅速恢复上架。

苦恼的不止有拼多多。此前很多热门的应用,比如今日头条、凤凰新闻、网易新闻、子弹短信、斗鱼等都因各种原因经历过下架风波。

明星企业迅雷也一直在下架和上架之间奔波,两年前迅雷被App Store下架,之后再上架,最后又因苹果大规模清理再次遭遇下架,此后再无消息。

不过网友们戏称,苹果从来不会为了热更新下架王者荣耀。

早前,苹果向中国开发者提出禁用部分热更新和收取30%打赏费用,这两项措施在国内招致大量用户反感,如今还没安抚好用户,苹果的霸道作风再度上演。

2018年12月7日上午,京东金融App遭遇了同样的下架危机。没有任何通知,直接下架。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七麦数据:圣诞节前,苹果再次下架中国App

七麦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苹果App Store(中国区)共新增了208784款应用,下架了308651款,下架数量远远超过上架数量。其中6月27日呈现出大规模下架应用的情况,清理整整持续了5天,光是中国区App 下架数就超 15 万。

苹果拒审、下架App的原因还有很多。诸如刷榜、刷评论、刷热词等一旦被定性,苹果是零容忍。

另外,涉及敏感内容、牵扯侵权纠纷和诱导用户行为,以及严重 BUG 或长时间未更新,都在苹果的下架黑名单内。

4

好好听话,你可能会活下来

樱花只开一季,真爱只有一次,以上种种令人绝望。

然创业者们对苹果还有奢望,还要继续爱下去,还要爱很多次。而让爱继续下去的办法,唯有乖乖听话。

“心灵密友”联合创始人兼CMO鲁从伟今年31岁,来自安徽马鞍山,没有高学历,16岁便开始行走江湖,干过很多行当,是名副其实的“草根创业者”。

2014年初,他和团队做了一个为用户推荐礼物的App“送TA礼物”。但因用户使用频率低,公司入不敷出,解散,不久就被苹果下架处理。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鸟叔笔记群友:苹果审核看心情。来自网络

去年9月,经朋友介绍,鲁从伟决定研发一款为用户提供心理咨询的App“心灵密友”,帮助更多人获得心理健康、快乐。

产品上线后,很快就拿到了几百万的天使投资,吸引了微博大V心理专家蔡伟鸿、喜马拉雅高级副总裁李波,以及天猫男装品牌负责人尚妍的加入。

鲁从伟坦言和苹果接触不多,他没有砸钱找第三方冲榜,也没有违反苹果的相关规定被警告过。他说,他必须踏踏实实。

如今,在App Store搜索框内搜索“心理”或“心理咨询”等关键词,他的产品整体排名显然比较靠前;鲁从伟告诉锌财经,他近日又迎来了数百万的投资。

公司规模越来越大,压力也越来越大。经常凌晨2点还在跟投资人商谈的鲁从伟,第二天眼睛泛红。他不敢逾矩,才能保证公司不被苹果公司突然击垮。

每个App创业者背后,都被插上一根隐形的刺,一不留神就能刺穿身体给创业者致命一击。

痛过之后,鲁从伟也不免自嘲一番,“当你真正成为一个创业者时,就不能害怕恐惧什么,人生难得几回搏,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在阿里巴巴资深开发工程师胡星,曾为一家公司开发过一款App,因为存在弹窗广告,刚上线不久就被苹果下架。相比较而言,胡星说,安卓的市场太多这类App,对弹窗广告没有限制。

后来,公司去除了广告,重新上架。不过遗憾的是,由于没有广告收入,那家公司最后撑不到一年,便解散了所有员工。经历过这件事,他现在“老实”了很多。

李莎还在同苹果沟通。

一个月之后,苹果最终做出了一点点让步。解决的方法是:公司名称可以用拼音直译。

为何不早这样做?面对锌财经的疑惑,李莎表示,“苹果就是这样规定的。”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七麦数据显示,最近几个月App下架数量远超新增数量

这么多天,李莎跟苹果公司的沟通过程如同噩梦一般。她除了压制怒火、机械操作之外,没有任何其它办法。

她发现自己脾气比之前“好”多了。

5

三个多月经历,两个字总结

2018年年底,李莎的“股掌柜”App终于重新上架,李莎却得了重感冒。

李莎说,因为公司产品是正规操作,她不担心下架问题。唯一担忧的是苹果支付,由于费用收取太高,她和团队的工资会受到影响。

过去几天,公司产品与凤凰网联合举办炒股大赛,刚感冒痊愈的李莎和团队一直在熬夜操作。深夜,她在朋友圈发了几张团队忙碌的身影,配文“上有老,下有小,拼啦!”

“互联网公司尤其是创业型公司加班比较严重,金融行业又是高风险行业,不是猝死就是癌症。”李莎怅然。

与苹果的拉锯战暂时告一段落,李莎陷入了短暂的沉思,问及今后的打算,她淡淡一笑,“好好赚钱,好好生活,争取不要生病。”

苹果有它的游戏规则,开发者有他们的风骨。

李莎正在劝阻身边的人不用购买苹果手机。公司马上要举行的年会,她正在跟行政人员沟通,申请奖品不要使用苹果产品。

她手握国产手机,对过去三个月跟苹果沟通所受的委屈,忿忿地吐出两个字:霸道。

(应受访者要求,除陈宏亮、鲁从伟外皆为化名)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

锌财经是知名自媒体人潘越飞回归后创办的新媒体项目。关注80后企业家,聚焦商业新世界。

我如何成了苹果的炮灰 程浩老师不仅精辟概括了精益创业的精华和效用,且客观指出了其局限性和适用性,并从战略高度点出“道”与“术”的关系。详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Copyright©2002-2017 Power by Ecms  | 黔ICP备12002979号-7 | 技术支持:影子 446511795 |

免责声明:本网资讯均来自互联网,若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立即删除,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