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 > 业内 > 从夸大误读到多方质疑 "疟疾抗癌"临床试验仍在进行

从夸大误读到多方质疑 "疟疾抗癌"临床试验仍在进行

时间:2019-02-2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从夸大误读到多方质疑 "疟疾抗癌"临床试验仍在进行

本报记者唐唯珂广州报道

导读

免疫疗法下的O药、K药等都是特异性免疫,即通路与机制相对明确,而“疟疾抗癌”属于非特异性免疫,具体通路、机制均尚不明确。

疟疾虫治疗癌症一时间引起舆论广泛关注。

此次试验项目由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研究员、原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陈小平发起。而在坊间走红源于,在中科院举办的SELF格致论道讲坛上,陈小平在“疟原虫成为抗癌生力军”的演讲中表示,疟原虫对治疗癌症有帮助,最初10例晚期肿瘤患者5例有效,其中2例可能已经被治愈。这两名患者分别患有右上肺肺腺癌和前列腺癌骨转移。

进而催生一部分媒体炒作,造成公众对于尚未确定仍处在研究阶段的疗法产生误读。

记者发现,目前多篇将疟原虫抗癌称为“治愈晚期癌症”的自媒体文章已被删除,如《大年三十好消息!中国科学家用疟疾治愈病危晚期癌症!》等内容已不可见。而《央视CCTV告诉您:被刷屏的中国科学家陈小平用疟原虫感染治愈晚期癌症的真相》这篇爆文也被微信认定是“不实信息”。

热度不减

风波之下也并未影响到该项目的试验志愿者招募,中科蓝华生物科技官网2月14日发布的信息显示,该公司此前于1月31日发布的疟原虫免疫疗法治疗晚期癌症临床研究招募志愿者名额已满。

2月16日下午,网传项目遭到叫停,且有媒体报道称,设计该试验项目的广州天河区的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的蔡姓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对项目不清楚,医院并没有报道中提到的项目对接人王邵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包括接近投资方人士以及中科院其他项目组的工作人员多方求证得知,截止到目前,该试验项目一切正常,并未被叫停。

广州复大肿瘤医院副院长牛立志教授对记者表示:“这一项目在我们医院已经进行了两年,总共有30例左右的病人入组。入组的都是晚期癌症、经过其他治疗手段效果不好、已经没有更多选择的病人。在病种上,疟原虫治疗目前只在实体肿瘤患者身上开展临床试验,血液肿瘤不在其列。30例病人中,包括肺癌、前列腺癌、肾癌、肝癌四种癌症。入组条件是:病人三个月内不能做过化疗,具备一定的身体免疫力,入组前要经过免疫力的检测。”

病人入组后,在中科院科研组注射一针1毫升含有疟原虫的红细胞,然后回到医院进行观察和监测。住院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左右。

针对疟疾虫试验对病人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他表示;“注射疟原虫后,病人的主要表现是会发烧。医院会通过血液、心肺功能等多项监测,观察病人的身体情况以及体内疟原虫的数量。如果数量太多,就会用青蒿素进行控制,避免病人身体受到严重并发症伤害。”

质疑不断

临床试验作为并未有定论的试验存在很大失败的风险。

与大众的欢呼相比,科学界态度相对冷静、克制甚至是批判的。有效性和伦理规范成为目前围绕疟疾抗癌的两大质疑焦点。

一位免疫疗法行业研究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以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疟原虫表面某种蛋白恰好与非小细胞癌高表达的抗原相同,同时疟原虫引起人的两种免疫反应是该项研究进行的基础。寄生虫是靠嗜酸性粒细胞,嗜酸性粒细胞也有对抗癌细胞的作用,但目前现在特指肿瘤免疫公认的靶点就只有PD-1/PD-L1,CTLA-4。该试验是否真的有效还很难说。更为重要的是,输入疟疾虫的安全性无法保证成为最受质疑的地方。”

“就疟疾发病率与肿瘤发病率的关联,整体而言,两个趋势间的负相关性是非常微弱的。”也有学者指出,该现象并不新奇,一种高毒性病原体的入侵理所当然地会激活身体免疫系统,而免疫系统确能杀伤癌细胞。这正是近年火热的“癌症免疫疗法”思路。

免疫疗法下的O药、K药等都是特异性免疫,即通路与机制相对明确,而“疟疾抗癌”属于非特异性免疫,具体通路、机制均尚不明确。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也撰文对陈小平研究的理论基础、临床数据以及生物学机制研究都提出质疑。

值得一提的是公布的临床试验病例里,两个“可能治愈”的晚期癌症病例并非公众目前认知的已经治愈。

医学上验证疗法效果有一个重要指标,即观察五年里癌症是否复发,而这项研究中,对最早患者的观察差不多才两年,所以说“治愈”为时过早。“从已披露的信息看,两个病例到底算不算是疟原虫疗法的功劳还是存疑的,比如,患者在治疗期间有没有接受别的治疗方案。”相关学科医生向记者说道。

严格意义上来讲,直到临床研究论文发表,所有数据公开,“疟原虫治疗肿瘤”试验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都是未知的。此外,鉴于临床数据尚未公开发表,一切无从谈起,这或许是一个探索性研究新方向,但下结论为时过早,用于人体更要格外谨慎。

基于此,在人体注射疟疾虫进行试验也一直受到伦理方面争议。

疟疾被列为国家明文规定的26种乙类传染病之一,在人体上做疟疾试验是否应该有更严格的法律流程和医学上的评估标准,成为一些学者关心的焦点。

而也有学者指出在1993到1996年陈小平曾和美国科学家合作在8位艾滋病毒感染者身上注射了活体疟原虫。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陈小平在1993年给两名艾滋病感染者注射了疟原虫,1995年给6名感染者注射这些感染者的疟疾,在三个星期后使用奎宁治愈。该实验的成果分别于1996年在国外艾滋病大会、1999年在中国学术期刊发表。美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CDC)严厉谴责该试验,认为这种在人体中进行活体疟原虫实验违背医学伦理。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而在20多年前,已被美国医院解聘并吊销医师资格的外科医生亨利·海姆立克(HenryHeimlich),也曾力主疟原虫疗法治疗癌症,并且其为陈小平的启蒙老师。但他被美国国家疾病控制中心(CDC)否定和训斥,也在世界卫生组织(WHO)所属刊物的文章中被称为“暴行”(atrocities)。根据美国媒体报道和科学资料,海姆立克于1982年之前提出用疟疾治疗癌症,在美国没有找到一家愿意承担风险的医院,1987年到墨西哥做试验,被美国和墨西哥批评,被试验的五个人中一年内死亡四个。

(编辑:李清宇)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Copyright©2002-2017 Power by Ecms  | 黔ICP备12002979号-7 | 技术支持:影子 446511795 |

免责声明:本网资讯均来自互联网,若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立即删除,谢谢合作!